文明修身
【文明致艾】为“艾”发声,助力前行
来源单位:全媒体中心发布时间:2017-11-30

艾滋病,被称为“20世纪的瘟疫”。自1981年世界首例病毒感染者在美国发现以来,艾滋病毒迅速蔓延至全球。由于至今尚无根治药物,“艾滋病”成了一个令人谈之色变的词汇。

截至2015年底,我国现存艾滋病病例达1万例以上的省份达到 12个,其中5万例以上4个。近年来,中国15~24岁的年轻人感染群体增长显著,从2011年开始,中国青少年新增艾滋病感染病例每年以超过30%的速度增长。

中国青年报在今年四月发布的一篇关于艾滋病的报道中,公布了一系列触目惊心的数据:在长沙,截至2017年4月21日,已发现报告为学生的感染者106人;在南昌,近5年来青年学生艾滋病疫情年增长率达43.16%,截至2016年8月底,全市已有37所高校报告艾滋病感染者或病人,共报告存活学生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135例,死亡7例;在广州,自2002年首次发现学生感染者以来,截至2013年底已累计发现学生病例117例,其中九成都是经同性间的性传播感染......

我们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事实——高校已成为艾滋重灾区,艾滋病与象牙塔之间的距离并不遥远。

微爱为艾,“红丝带”点亮校园

愈发严峻的高校艾滋现象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而相关的宣传工作也逐渐从社会走进了校园

11月9日晚,在浙江传媒学院桐乡校区的思镜湖广场上,一个由电子蜡烛摆成的红丝带引来了不少学生的驻足围观。夜晚的思镜湖畔凉风习习,但同学们热情不减,争相与烛光“红丝带”合影,为这场特别的晚会助力宣传。

 

 

这是浙江传媒学院雷锋服务公司举办的“微爱为艾”的系列活动之一— “驻‘艾’之光”烛光会。在此之前,在文化创意学院阶梯教室成功举办了一场新生辩论赛,辩手们佩戴着红丝带上场,围绕“艾滋病是医学问题还是社会问题”展开了激烈而又精彩的辩论。

 

 

旨在增强同学们对艾滋病的认识,提高自我防护的意识和能力的“微爱为艾”系列活动已经在我校举办了三年,每次开展都会带动起一阵校园“防艾潮”。在世界艾滋病日来临之际,全国各地纷纷开展了艾滋病防治的宣传工作,那么对于高校学生来说,这些宣传教育究竟有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他们对艾滋病的了解程度究竟如何?

认识流于表面,科普价值仍存

记者在各类校园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布了一个关于对艾滋病了解程度的调查问卷。在85位调查参与者中,仅有15.3%的同学对艾滋病知识有全面详细的了解,而大部分同学对艾滋病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

 

 

在对“传播途径”、“早期症状”、“潜伏期”、“阻断药物”、“国家对艾滋病患者的扶持措施”以及“艾滋病患者的寿命”等有关知识的调查中,记者发现,同学们对艾滋病知识的了解程度有着对比鲜明的长短板。认为自己了解艾滋病传染途径的同学高达97.6%,而其他五项有关艾滋病知识了解程度的调查反馈数据却只在30%—40%之间上下浮动,其中,认为自己对“国家对艾滋患者的扶持措施”有一定了解的同学占比最低,只有这区区的28.2%。

 

 

继续深入研究数据,记者们又发现一个令人痛心的现象,尽管有41.2%的同学认为自己了解“艾滋病潜伏期”的相关知识,但当问题具体到潜伏期的具体时长时,同学们的答案却五花八门了起来。可以见得,尽管同学们有艾滋病潜伏期的概念,但他们对其的认识却大部分只是停留在表面,没有深入了解。

综合以上数据,记者认为在现阶段的大学校园,全面科普艾滋依然有其存在价值。

艾滋病,全称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它是由艾滋病病毒(HIV)感染引起的慢性传染性疾病。HIV病毒会破坏人体的免疫系统,使人体丧失免疫功能,因此,人体易于感染各种疾病,并可发生恶性肿瘤,病死率较高。HIV在人体内的潜伏期平均为7~10年,患艾滋病以前,可以没有任何症状地生活和工作多年。潜伏期长短与感染病毒的数量、感染途径、感染者的营养条件和生活习惯等因素有关,有极小部分感染者身上的HIV病毒可长期甚至终生隐匿。值得注意的是,处于潜伏期的艾滋病感染者的血液、精液、阴道分泌物、乳汁、脏器中都会含有艾滋病病毒,依然具有传染性。

在艾滋病感染初期,症状较轻微,往往被人忽略,造成失治误治。如果发现自己有咽痛,肌肉疼痛,关节痛,腹泻,盗汗,消瘦以及皮肤斑丘疹等在2~3周后自动恢复正常,往往是艾滋病在感染初期的症状,这时应该立即去当地疾控中心进行检测。如果怀疑自己患有艾滋病,也可以购买艾滋病检测试纸研制进行自检。但是务必要相信科学,切忌病急乱投医,如果对自己的健康问题有困惑,一定要到正规的医院或疾控中心检测。

现代医学对艾滋病的治疗有了很大突破。目前较为广泛应用的艾滋病病毒阻断剂,只要能够及时正确的使用就有80%以上的几率阻止艾滋病病发。

中国从2003年起对艾滋病患者出台了“四免一关怀”的政策,包括免费自愿咨询和检测;免费抗病毒治疗;免费为艾滋病产妇提供供产前指导、分娩服务、母婴阻断药物和婴儿检测试剂;将由于艾滋治疗而生活困难的艾滋病患者及家庭纳入政府救助范围等。

艾滋病不是洪水猛兽,我们不需要恐惧艾滋病,它仅仅是一种终将被根治的疾病而已。记者调查显示,所有参与答卷的同学对艾滋病患者都不抱有歧视的态度,部分同学只是心存芥蒂。其实,对于绝大多数艾滋病患者来说,肉体上的疼痛远比不上社会上的对艾滋病的歧视、恐惧带来的心灵伤害。艾滋病并不是不可治愈的,更也不应当成为划分社会边缘人群的标准。

潜藏危机敲响警钟,防治行动迫在眉睫

为了深入了解艾滋病在中国、尤其是在中国高校的现状,我们对桐乡疾控中心党总支书记沈娟萍和桐乡疾控中心的沈盾医师做了一个采访。在采访中,记者发现了一个问题,与几十年前相比,艾滋病患者逐渐呈现了一种低龄化趋势。目前,所检测出的艾滋病的高发年龄段为25~29岁,且在桐乡市内,年龄最小的一例艾滋病患者(除母婴传播外),被检测出艾滋病时,竟只有17岁,且传播途径为性传播。

而在记者的校内问卷调查中,“日渐开放的性观念和薄弱的性安全意识”同样也被92.9%的同学认为是艾滋病在高校肆虐的最主要原因。

 

 

根据同学们对于引发艾滋病的诱因的选择,不禁引人思考,在性观念不断开放的当今中国社会里,是我们的性安全教育的步伐却迈得太慢了一些吗?对此,沈娟萍通过对国内目前艾滋病的现状的解读,使得问题的答案变得更加明晰:在国家高度重视并且强力普及艾滋病知识的前提下,每年新确诊的艾滋病患者数量却依然在不断上升。并且,在这些新确诊的艾滋病患者中,对艾滋病相关知识的知晓率平均达到了40%以上,特别是青年患者,其平均知晓率竟然可以达到90%左右。这说明,其实大部分的艾滋病患者是在知晓艾滋病的情况下,依然进行无安全措施的性行为。

 

 

就此问题,沈娟萍和沈盾也做了一个调查,他们发现,在这些“高知晓率”患者中,大部分患者都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感染的。并且有很大一部分的传染者,竟然在将病毒传染给他人的同时却不知道自己已被感染。这说明,大多数人在进行高危性行为后并没有去检测的意识。除此之外,阻断药物的存在,也是绝大多数人的盲区。沈盾医师告诉记者:“阻断药物分两种,一种是暴露型药物,需在感染前服用。另一种药物是则是在性接触后服用。”两种药物都可以极大地降低人们的感染几率。由此可见,大众对艾滋病的认识其实依然是处在一个较为浅显的阶段,而对稍深入一点的问题,如以上提到的高危性行为后的艾滋病检查以及艾滋病阻断药其实并不了解。

沈娟萍表示这一切,其实都能靠一个安全套来避免。但是,由于这些患者的艾滋病防治意识极差,且抱有极大的侥幸心理,才导致了这样的悲剧的发生。由于对艾滋病的现状以及相关知识的了解并不深入,许多人依然认为艾滋病离自己很远很远。因此,在我们宣传艾滋病相关的知识上时,不应该再泛泛而谈,而是要准确有力,最重要的是立足于对人们观念的转变。对此,沈娟萍苦笑着说:“带上安全套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为什么这些人就是做不到,为什么这些人就是意识不到其实艾滋病就在我们每个人身边。”而除了采取安全的性措施以外,如今年轻人每况日下的生活作风,以及酒精甚至毒品的摄入,也大大增加了年轻人群的患病几率。

不过,在采访的最后,沈娟萍和沈盾告诉记者:“虽然每年的艾滋病患者的数量都在增加,但是近年来,新确诊的艾滋病患者数量的增长速率却是在不断减缓的。”正是由于现代医学的进步,各界人士的帮助以及国家“四免一关怀”政策的落实,挣扎在生死线上的艾滋病患者又看到了新的希望。

全社会正在用行动发出一个强大的声音:艾滋病患者不是被遗忘的社会人群,艾滋病患者同样需要被关爱。

我们可以相信,在中国,人们终将克服艾滋病,为每一个被HIV困扰的人带来生命的曙光。